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浙江纵横 > 金华 正文
爱工作爱生活,徐璟、王小玲夫妇——铁路制服就是情侣装
2020年01月15日 03:41:50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石磊 叶梦婷 通讯员 周挺

  编者按 穿越山河,寒风扑面,人在暖途。21世纪20年代第一个春节来临之际,本报记者新春走基层,倾听坚守的声音,记录奋战的故事,串起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征程中一曲曲只争朝夕、不负韶华的追梦之歌。

  浙江在线1月15日讯1月12日晚上12时许,永康站,乘务员王小玲拖着行李箱下车了,匆匆拦下一辆出租车去10公里开外的永康南站。

  裹着厚厚的制服,早早等在路边的徐璟一见爱人就笑了,自觉地拿上行李,走了几步,他忽然停下来,“你冷不冷,带去的羽绒衣呢,赶紧穿上。”没有热情的拥抱,也没有含情脉脉的相望,这对年少相恋的中年夫妻,有的是平淡中最真实的关心。

  但他们并非不浪漫,都说“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两人从春运首日开始上班,3天没见了,徐璟接下来几天估计还要忙,王小玲想他了。

  不像别人想见就能见,赶着点相聚是他们的常态。徐璟家里三代有7个铁路人,他们并不为离别忧伤,反而天天都乐呵呵,为一刻的相聚开心。

  连续4年,都是父母到车站烧年夜饭

  “把边上两个人工检票通道都打开,让旅客尽快进站。”1月11日下午1时40分,永康南站站长徐璟拿着对讲机,在检票口忙碌着。高铁G7478次列车马上就要进站了,这趟列车对永康南站来说很特殊,除了始发站丽水站有少量乘客上车,剩余500多个座位几乎都由永康南站的旅客“承包”。徐璟说,这是该站上车人数最多的一趟车,而且乘客多为返乡人,一定要保证所有乘客顺利上车。

  徐璟和王小玲是初中同学,参加工作后,两人在一次朋友聚会上重逢,不久就确立关系成了恋人。徐璟毕业于原金华铁路司机学校,进入铁路系统后成为金华站运转车间的一位扳道员(长)。2002年,王小玲也通过应聘进入浙江金温铁道开发有限公司,成为一名乘务员。两年后两人组成了小家庭,成了“铁路夫妻”。

  2015年9月,金温铁路武义北站开始筹建,徐璟从金华东站值班站长调任武义北站筹备组组长,见证了金温高铁从建设、调试、试运行到正式开通。当年12月26日,金温铁路正式开通,徐璟任武义北站站长。也就是从2015年开始,徐璟再没有在家过除夕,“除夕是徐站长值班那就是他值班,不是他值班也会变成他值班。”50岁的孙献平是永康南站的车站值班员,已经和徐璟共事5年。

  最让孙献平感动的还不止于此,每年除夕,徐璟的父母都会提着大包小包,带着孙女到车站食堂为大家张罗年夜饭,做完饭就默默离开了。“叔叔阿姨的厨艺一级棒!”说起年夜饭,孙献平也打趣,这年夜饭至少值得上158元的自助餐。

  “你别看我们站长看着豪放,其实他很细心的。”25岁的李宗昇是车站的售票员,也是站里的“老幺”,他是陕西人,徐璟每年都会给他早早排好调休,好让他早点回家。

  顾得到一头,就顾不上另一头。因为夫妻俩都忙,女儿小茵一直都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我爸妈身体不是很好,但是他们非常支持我们小两口的工作。”徐璟说。

  凡事他托底,把妻子宠成女儿

  只顾工作不管家庭?徐璟可不是!他热爱工作,同样也热爱生活,还把妻子宠成了“女儿”。家里的事王小玲爱管多少管多少,凡事有他“托底”。

  “我老公是个挺浪漫的人,反而是我比较大大咧咧。”王小玲说,永康高铁和普铁不是在一个车站,空的时候,徐璟会做好饭菜,开车到普铁停靠的永康站等着,陪她吃饭聊天再下车。“她喜欢吃我做的饭,做什么都喜欢吃。”徐璟得意地笑了,他对自己的厨艺很自信。

  美味总会给人最美好的回忆。有了这样的陪伴,从妻子成为乘务员开始,金华到温州普铁列车上,留下了他们无数美好的回忆。

  “爸爸,你采访结束没?”王小玲发来微信。“还没呢。”徐璟秒回,他一直在等王小玲来信息,因为不知道王小玲跟车出发后的上下班时间,怕打扰她休息,徐璟从不主动联系,但随时“待命”。“也是因为我们聚少离多,生活中少了柴米油盐,所以格外珍惜在一起的时间,这么多年几乎没红过脸,她叫我爸爸,我叫她妈妈。”说话间,王小玲发来信息,“那我睡觉了。”短暂的对话结束了,这是春运以来两个人的第二次对话,第一次对话是午间,王小玲关心徐璟有没有按时吃饭,也是寥寥数语。

  现在,王小玲是温州到太原的K1396次列车的乘务员,负责车内补票。她算了一下:“最近一个月就往返跑了太原5趟,总里程达到20360公里,时长305个小时。” 一年下来60趟,共计244320公里,时长3660小时,正好相当于绕地球赤道6圈。

  K1396次列车在春运首日的下午2时50分从温州出发,开到义乌,车上的人走动变得困难,王小玲就一个车厢一个车厢挤过去为乘客办理补票手续。“其实没那么累,我已经习惯了,干坐着时间更难熬,忙着时间过得快,充实!”

  就是这样一个在家三不管的人,做起补票工作可谓面面俱到,妥妥帖帖。“等一会有卧铺了,记得给6车厢那个妈妈留着,她带着小朋友呢,还有10车厢有个老人,给他也留着。”临近下班了,王小玲和交接班的同事嘱咐。

  祖孙三代

  见证中国铁路情

  今年除夕和去年一样,徐璟依旧要在站里值班,王小玲依旧是晚上9时列车到站才下班,两个人还是吃不上团圆饭。“其实也不用在乎这么一顿,不都说‘遇上对的人,每天都是情人节’嘛,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就是团圆饭了。”王小玲说,其实不只是除夕,他们家对所有节假日都没有过节的概念,每到节假日想的就是把旅客送回家,自己家可以顺延再聚。

  “我祖辈父辈都是铁路人,我算是‘铁三代’了,她家里也有铁路人,几代人影响下才有这样的‘觉悟’。”徐璟开玩笑地说,他们一家有7个铁路人,涉及各个岗位,号称“集齐一家可以开一趟火车”,但是至今还从未聚齐一次。

  从爷爷的蒸汽机车时代到徐璟的高铁时代,徐璟一家是我国铁路发展的参与者和见证者。“以前准备一趟车进站股道要四五个环节,10到15分钟,现在只要鼠标在始端和终端各点一下,10到15秒就能准备好了。”徐璟感慨于这些年铁路的高速发展,“我们要接过上一辈手中的接力棒,做好服务。”


标签: 王小玲;年夜饭;永康;车站;铁路;南站;列车;乘务员;值班;托底 责任编辑: 郭海峰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爱工作爱生活,徐璟、王小玲夫妇——铁路制服就是情侣装

//360推送 //百度自动推送 //51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