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浙江纵横 > 金华 正文
一把尺子“量”出高质量
2020年01月23日 03:26:37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徐贤飞 市委报道组 龚献明

  浙江在线义乌1月23日讯(记者 徐贤飞 市委报道组 龚献明)一见到义乌标准化研究院执行院长周江,我们就提出自己的疑问:“何为标准?何为‘标准进市场’?进市场目的何在?”1月中旬,周江带着我们来到义乌国际商贸城,感受义乌如何“标准进市场”。

  “标准是对重复性事物和概念所做的统一规定,自古就有。秦始皇统一度量衡,车同轨、书同文,就是标准;现在的工业规模化生产,也是标准化的生动实践。”周江语速和缓,逻辑清晰。

  2017年,我国重新修订《标准化法》。义乌由此提出建设“标准城市”的战略构想,积极开展标准化综合改革的创新实践。

  “标准其实就在大家的身边。你穿的袜子,生产执行的是什么标准;你用的笔,有没有符合相关标准的要求……而义乌作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市场,2019年有2800多亿元的中国产品由此走向世界。这么大的中国产品集聚地,如都能亮出产品标准,对标先进标准,提高现有标准,将会极有力地推动浙江制造乃至中国制造的高质量发展。”周江娓娓道来,充满自豪。

  贴二维码

  亮标对标

  周江的办公桌上,堆着一摞摞文件。2019年8月1日,义乌市正式发布了《标准城市建设规划(2019—2025)》,这也是我国首个标准城市建设规划。标准虽自古就有,但作为一项城市治理体系的工作从未有过,探索任务繁重,尤其是涉及几万个摊位的“标准进市场”。“我每次跟人介绍‘标准进市场’,都要被他们进行你刚才的‘灵魂三问’。”周江笑着对我们说,“所以我们才说,宣传标准是最基础的工作,也是最艰巨的。”

  “走!跟我们跑摊位去。跑几家,你就有数了。”周江说完就直接领着我们去了市场。

  城市的年味,是与马路的空阔程度成正比的。关于这点,义乌比其他地方都要早。才腊月廿一,原来的“堵城”就顺畅了许多。

  “采购商早已备货完毕。越到年末人会越少。”周江说,“这个时候去,经营户会比较有时间耐心地听我们讲。”

  作为建在市场上的城市,义乌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市场建造史。从露天马路市场起步,稠城镇小百货市场、新马路市场、城中路市场、篁园市场、宾王市场、国际商贸城……6易其址、10次扩建。如今,经营面积达640余万平方米的国际商贸城,已成为义乌小商品城的地标建筑,拥有商位7.5万余个、供应商21万家,经营26个大类180多万种单品,商品辐射219个国家和地区。

  义乌是全国袜子的产销基地,袜业是义乌最早形成的支柱产业之一,以“浪莎”“梦娜”等一线品牌为代表的袜业群,始终保持着全国60%以上的市场占有率。我们的目的地就是国际商贸城四期的袜子市场。走进大厅,一个大标语迅速“抓住”我们的眼球:“标准,世界的‘通用语言’”。大标语下方是标准进市场主体雕塑,雕塑以莫比乌斯带为基础主体,结合方、圆、尺子、地球等元素构成。

  “莫比乌斯带的寓意就是义乌小商品发展无限性以及标准提升空间无限性,尺子上的刻度,寓意着可通过标准去度量质量;一圆一方,寓意着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说话的是义乌市场监督管理局小商品城分局国际商贸城4区主任陈文标。

  周江与我们此行,是为了走访几个没有亮标的摊位,推进亮标进袜业市场的工作。陈文标作为该区域监管人员以及国际商贸城的工作人员,要和我们一同推进这项工作。“现在的情况是1752户经营户,已经有1665户家亮标,占95%,亮标产品有19220个。只剩下个别摊位没有亮标。”陈文标报了一组数据。

  义乌“标准进市场”是去年3月启动的,袜类和毛绒玩具是首批试点行业。“首选袜业行业,有两个原因。一,袜子是义乌主打产业,经过这些年培育,标准、质量、品牌意识相对比较好,容易接受这项工作;二,纺织行业标准体现相对比较完善。标准齐全,工作开展起来相对容易些。”周江解释说。8个月的时间,95%的亮标率,成绩不错。

  “走!去找一家没亮标的,我们过去问问为什么。”周江招呼我们要直奔主题。“亮标,亮在哪里?”我们急忙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周江停住脚步,正好在“亲霞纺织”的摊位前。他指着门口张贴着的一个蓝色二维码,让我们掏出手机扫一扫。手机一扫,果然有一组数据跳出。亲霞纺织有9款产品亮了标,每款产品都标出生产地址、销往地区以及执行标准。再点击执行标准,相应标准就跃入屏上。

  “标准就像一把尺子。‘亮标’就是我们在门口亮出这把尺子来,方便供采购商了解和选择比对。”瞧我们在门口扫来扫去,“亲霞纺织”经营户楼国英主动上前来跟我们解释。她说,她是最早一批贴出二维码的,刚开始生意明显好了。后来大家陆续贴上了,“小程序里能够帮助筛选定位,小程序会对那些声明产品质量符合欧盟、美国、日本或其他主要出口国标准的摊位按出口国进行分类,这样采购商马上就能够定位到相关摊位,而且这个小程序目前有英文版,以后还会相继推出其他语言版本。”

  离此不远,就有一家摊位,门口并无蓝色二维码。周江率先进店,一问才知,已经在排队做检测报告。连进几家,大同小异,都是年前生意忙,耽误了时间。但是周江还是发现了问题,“亲霞纺织”等多家摊位,只是在门口亮出了二维码,完成了“亮标”,但还有一项工作——“对标”,推进不明显。摊位的显著位置,都没有摆上本店执行标准与欧盟、美国、日本等主要出口国标准的对比表。“亮出‘尺子’是第一步,还得让‘尺子’会说话。”周江说。

  “尺子”说话 

  提高质量

  临近春节,义乌摊位关门的时间,都比往常早些。15时30分,我们还在袜业市场里转悠,先前约好准备去走访的几位毛绒玩具市场经营户和工作人员轮番给周江打电话,催促他早点过去。

  246家毛绒玩具摊位,在“标准进市场”中,因为规模小,推进更加迅速。摊位“亮标”后,他们的首批“对标”工作也已完成。周江此前答应他们,要给他们看看《国内外标准指标和产品检测报告指标对比表》的呈现方式。“就是让‘尺子’说话的表格。”周江解释道。

  毛绒玩具在国际商贸城一期。进入这里,就如进入玩具的海洋。各个摊位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毛绒玩具。市场工作人员陆海红直接把我们带到了宝华玩具。38岁的黄海芳,是义乌江东街道人,19岁开始就从事毛绒玩具行业。2002年,国际商贸城一期开业,她就在这里买了一个摊位一直经营至今。

  也许是被毛绒玩具的软糯侵染,黄海芳的声音和举止,都软软糯糯,令人特别舒服。见到周江,她把摆在摊位小桌上的《国内外标准指标和产品检测报告指标对比表》递了过来。“这个表这样可以吗?”黄海芳问。对比表是义乌中国小商品城集团委托中国航空综合技术研究所,根据经营户提供的检测报告比对后设计的。我们看到,这个对比表里有19项对比内容,包括特定可迁移元素限量17项、机械与物理性能和易燃性能;比对标准有10个,包括中国、欧盟、美国等。宝华玩具的16个亮标产品,比对了这些国家、地区的标准后,都获得一个大拇指。

  这个几乎摆不下4张椅子的摊位,去年销售额是2000多万元。最近拿到这个对比表后,原来以出口中东、俄罗斯为主的黄海芳准备往欧盟、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市场走走。“事实证明,我的产品是达到美国市场标准的。那么,心就要大点。”黄海芳说,她从事玩具行业近20年,但是在没有亮标之前,确实不清楚自己的产品质量处于啥水平。“就知道自己的产品质量好,不比美国、日本差,但都是空口说白话,难以说服人呀。”

  义乌玩具协会会长骆剑峰的“尚绒坊”,位于一区。宽阔的面积,让对比表能放在前台最显眼的位置,对比表中技术指标比起上一家少了一些。“尚绒坊”以国内销售为主,我国玩具标准与国际标准一致,可迁移元素均为8种,而欧盟则为19种,要求更加严格。“既然是在同一个市场里,对比的内容最好也一致,况且尚绒坊本身也能够达到标准,对的更细致一些,效果会更好。”周江说。

  骆剑峰认可周江的意见。但他作为会长,还有更长远的想法。“我去年销售额与前年基本持平,都是一亿多元。为什么?企业自身有瓶颈,还有就是市场对于我们的引流也进入一个瓶颈期。”骆剑峰说,“对标”下来很明显就能看出,中国制造不比发达国家差。这次“亮标”“对标”,就是要摘去“地摊货、质量差”的“帽子”。我们还要制定更高的团体标准,以此不断提升产品质量,推进市场往高质量发展。

  眼下,由“尚绒坊”等几家企业牵头制定的毛绒玩具团体标准工作已在谋划中。

  再造“新尺”

  沟通内外

  所谓团体标准是依法成立的社会团体为满足市场和创新需要,协调相关市场主体共同制定的标准。换句话说,自己再打造一把新“尺子”。

  毛绒玩具的新“尺子”还在酝酿中。由中国小商品城商会提出、浙江宝娜斯袜业有限公司作为第一起草单位的《兔毛真丝袜》《吸湿排汗抗菌袜》两个团体标准则已经发布。我们来到袜业市场,周江与宝娜斯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裁洪庭杰有个约会,对他们公司起草的另外4个团体标准进行沟通。

  一见到面,洪庭杰就开始报喜。“《兔毛真丝袜》《吸湿排汗抗菌袜》两个团体标准已经随我们的货物上欧洲了。”洪庭杰说,俄罗斯和法国的客商还在催促,早点把《高密度超薄丝袜》《抗菌芳香针织袜》《远红外磁石按摩保健袜》《木棉双层保暖裤》4个团体标准定稿、发布,他们也可以参照使用。

  “宝娜斯”是义乌最早一批袜业生产企业,出口的袜子三分之二在欧洲市场。为更好培育引导袜业,“标准进市场”工作启动没多久,中国小商品城商会和宝娜斯袜业等几家生产厂家就联手谋划,启动6个团体标准制定。

  “《标准法》从法律上明确了团体标准的地位。”周江说,“宝娜斯”很聪明地征求外商意见,邀请他们参与标准制定,就是想让标准更符合采购方、符合出国口市场,“这样标准就真的成为通用语言了。”

  洪庭杰也是信心满满。他说:“有香味的袜子、能按摩保健的袜子等新产品,国际上都没有标准。我们牵头制订团体标准的目的,就是为了巩固这些新产品质量,推动中国袜业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也让我们能够跟客商说明,为什么我们的产品要卖贵些,原来口说无凭,现在有实证了。”

  两人就已经发布的两个袜业团体标准如何推广,以及四个已经通过评审的团体标准的发布时间,进行了商议。“市场上用我们团体标准的,在小程序上应该给他特别体现出来,这样既方便采购商采购,也便于我们推广。”洪庭杰的建议,得到了周江的认可。

  眼下,团体标准的制定,已经是义乌市场上经营户、采购商最热衷的事情之一。由中国小商品城商会提出,义乌标准化研究院起草、篁园市场服装行业商会及多国外商等共同参与制定的一款服饰团体标准,已进入最后报批阶段。

  周江和浙江(义乌)国家标准技术审评中心吴晶一起,约也门商人赛义福和韦力,听取他们的意见。韦力对这一版本的团体标准很满意。但对于如何发布和推广这套标准,以及怎么组织外国商人进市场体验“亮标”小程序,他们还在深入沟通。“标准进市场,不只是经营户的事,关键还有采购商。标准亮出来了,采购商得会用。”周江说,他现在一有空就联系外国商会,跟他们聊聊。

标签: 责任编辑: 王志

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

相关阅读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一把尺子“量”出高质量

//360推送 //百度自动推送 //51la